童嵩珍动态

NEWS of TONGSONGZHEN

童嵩珍:性,别在别的女人身上找答案

       阿超(化名)与晓琳(化名)结婚10年。一开始的两年,他们的夫妻生活与一般夫妻无异,但后来因为老公忙于打拼事业,晓琳心疼老公,就很少在性上提出她的需求。渐渐的,俩人的房间就是单纯睡觉的地方。
       阿超表示他们俩的身体没事,说:“我的(性)功能正常,只是不想跟老婆做”。 晓琳也顺着老公的话说:“我的性欲也不是很高,大概一年就一两次,其他时候没有(做)我也觉得没关系,如果老公不想做的话!”这样的对话让我啼笑皆非,既然两人都没“想做的需求”,那为什么来求助我们?
       老婆说:“我们年纪都大了,我34他35,是该要有小孩了,没有性,怎么生得出来?”
       我顺着这样的思维延伸说:“如果要‘生育’,应该去找生育医疗机构,这儿可是处理性功能障碍的性健康管理中心呢?你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?”
       晓琳说,你就是我们要找的人,我们真的需要你的协助。
       老婆瞄了一下老公,接着说:“生育是老公还愿意勉强来这儿的原因,但我知道,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我们不知该如何面对。”在现在这种情况出现前,我们之间有发生这样的情形,就是他软软就射了。当时我们都傻了,为了不让彼此尴尬,我们选择回避,但之后他就不愿意再让我碰他了。我不知道之前发生什么事情,之后为什么会这样?我只知道我当时很担心,应该也有做错事,就是在当下并没有去安慰他,以至于最后演变成我跟他真正变成了形式上(没有性生活)的夫妻”。
        “这应该不能怪你,你自己也受伤了。”我安慰老婆。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此时阿超也一样很诚恳地看着老婆,转头对我说 : “我跟老婆的感情真的没有问题,我发誓我真的非常爱她,但除了无法给她‘性’以外,我什么都愿意给她。”
        我不知道是什么触动了晓琳的敏感神经,是“做不了爱?”还是“我愿意什么都给她?”,总之,晓琳听到后两行眼泪哗哗的往外倾。
       晓琳接着说:“我们是相爱的,但是夫妻该有的,我也希望我们能有。我并不是真的像我之前说的‘没有欲望’,而是我不能因为自己想要而勉强你,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你觉得你满足不了我,我更不希望你对自己没自信,但是,老公,从那件事后,你甚至不让我碰你,我觉得你根本不爱我……”
       “爱不爱”虽然说和“爱爱”没有直接的关系,但做不做(爱)与两人的深度的确有影响。如果双方对这个议题没有多大的意愿,我想任谁也不能在这儿说三道四的,但若一方明确有提出需求,即使一方再怎么为难,我想也应该好好沟通一番,绝对不是回避可以解决的。
       最后,愿不愿意看当事人。但阿超在会谈结束前一再表明自己绝对生理没问题,因为他看见其他女性会有性欲,也有夜勃的情形,就是和老婆不想做而已。殊不知这个“和老婆不想做”就是大问题,这是他们夫妻来此最想解决的最大目的呀。
       最后的最后,任凭晓琳再多的体谅、眼泪与辛酸都换不回老公连基本性生理功能都不愿意检查的事实,说什么愿意与承接,只是嘴里拿出来给别人“感觉”幸福的幌子。一对愿意相爱的人是愿意真实看见彼此的脆弱的,也愿意交付出来共同面对的人。看着晓琳心冷离去的背影,我知道所有的事,一切老天会做最好的安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