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嵩珍动态

NEWS of TONGSONGZHEN

揭秘性治疗师:这双手复活上万命根子

       对于男人和女人来说,有一种难言之隐难以与亲人讲,不能为外人道,这种难言之隐在医学上称为性功能障碍,它有生理性和心因性之分,“性治疗师就是处理性的心因性工作障碍的疾患,它是属于心理的或心身相关的。”童嵩珍是华人世界第一位从事性治疗工作的人。
        2009年,童嵩珍从美国、德国学习性治疗后回到台湾开办幸福门诊,没人知道什么是性治疗师,认为她是另类的性工作者。童嵩珍背负舆论压力,甚至因此放弃婚姻,但她说“我觉得我做的事情没有不对,就是因为它脏吗?隐晦吗?它是房门里面的事你管人家那么多吗?不合理啊,总是要有人到房门里面去替他们解开啊!”
        童嵩珍坦言,嵩馥的方式是心理疏导和物理训练,还有一些伴侣相处关系上的协助,没有手术没有药物。另一方面她也认为,手术跟药物对于两个人性关系的和谐没有多大的帮助。
        童嵩珍的父亲从小对童嵩珍管教严格,期待她当公务人员。童嵩珍考上公职高考,进入高雄荣总工作,做了12年护理师。在那里她遇到有脊椎损伤的病人,家属会跟童嵩珍聊到,他性生活要怎么办?还要不要生小孩?童嵩珍说,“你只要有这些想法其他同事都会觉得你很怪,但是我却很想要去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?所以我才会兴起去念研究所的欲望,2004年我就去念树德科技大学人类性学研究所。”
       童嵩珍说,“念研究所的时候我们有三个区块,就是性教育、性谘商、跟性治疗。但是性治疗的区块在我之前是没有人走的,甚至我们老师还提醒我,走这条路你会饿死。”因为没有学习对象,毕业后童嵩珍到美国、德国学习国外怎么做性治疗,并获得美国临床性学家学院ACS(the American College of Sexologist)性治疗师执照与德国谈崔(Tantra)性能开发工作坊最高阶训练合格。
       回台之后童嵩珍在高雄开设“性福园”。“没想到他们认为你做性治疗师就是在做性工作者,来的人就是约我谈话之后还有没有后续的东西,发现没有就说你这样谈谈就要收我这么多钱?根本没有办法经营下去。”一方面没有收入,一方面又有社会的异样眼光,造成夫妻之间很多的争吵,童嵩珍说,“后来我就跟前夫说要不这样我们就放弃,不是我不爱你你不爱我,而是我们的目标理想不一样,后来我们就离婚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过了半年,我连水电瓦斯跟房租都打平不了,我就把性福园关了。”童嵩珍说,“后来我把离婚证书给我爸看的时候,我爸才突然暴跳如雷,他说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,一个好好的工作不做,然后弄的自己也变成离婚,然后又无依无靠的!我跟我爸爸说,我觉得我做的事情没有不对,我没有伤天害理,为什么这件事情不能做?”于是童嵩珍一个人开了一台破车北上,带了她所有家当,租了一间小套房,继续寻找机会。
       童嵩珍说,“我在一个很机缘的巧合遇到了广川医院的柯医师,我就跟他说要不然我先在你的门诊当门诊护士,一方面我也有收入,一方面我也可以寻找介入性福门诊的机会。”于是她一边当柯医师直肛科门诊的护士,门诊以外的时间就是性功能治疗室的主任,这样就有机会访问病患,“我问他直肛科的问题会不会影响你的性生活,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们在做一个调查,有的人会说有的人不会说,愿意说的人我就有机会再问得更仔细。”她搜集了问题,自问自答地在部落格写文章。
一年之后才出现第一个找上门来的个案,那是一个极度敏感的个案,敏感到只要跟女生讲电话,身体都会有点点刹不住车,童嵩珍老实告诉个案其实她没有很多的经验,个案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,后来童嵩珍根据他的状况,教他生理上跟心理上的减敏感,慢慢找出一个适合他的方法,渐进式的脱敏来了解决问题,这给了童嵩珍莫大的信心。
       工作之外,童嵩珍把部落格当成日记,每天写,解答许多人的问题,在三年内累积了50万的粉丝,童嵩珍说,“慢慢的大家才开始知道说有性治疗师这个行业,我们其实是有一点客群了,我也想把它做更大的扩展,所以我在2013年就独立出来,成立了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。”
       “我们的团队累积案例速度很快,目前男性的案例大约是两万例左右,女性大概五千例左右,成功率正常状况是百分之八十五。”她说尤其是夫妻或伴侣能一起来的话,更有把握能处理问题。
       2013年成立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之后不久,童嵩珍机缘巧合来到大陆工作,台湾、大陆两地跑,工作了好几年以后,有一次童嵩珍请她的父亲到大陆来玩。“我爸爸那时候应该是80多岁了,那我也带他到我所工作的医院,然后他站在门口,看着那个led屏上闪动着‘台湾嵩馥性健康中心主任童嵩珍在此看诊’,他看着那个就一直念,念完了之后他就竖起大拇指跟我比厉害,我那时候心里很感动,喔,终于有一天,我爸爸会用正向的思考看我。”

性的背面是爱 是如何与伴侣相处
       童嵩珍说,性治疗师表面是处理性、功能问题,但是实际上有很多东西是隐藏在背后的。“很多人会问我,你性治疗师是不是自己也很会做?其实我跟我现在的伴侣是希望好好的在一起,所以它已经脱离了怎么做,而是进入到怎么跟人相处。因为人跟人之间不可能只有靠动物性的行为来维持。尤其是女性,他们更在意的其实是温度。”